今日微信推荐

今日微博推荐

末日之风――中岛Ki-七星彩南国论坛

发布时间:2018-05-01  原作者:阿蒙   点击数: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fems.com.cn/aircraft/nakajima-ki84-part6.html
文章摘要:末日之风――中岛Ki,楼间距线控奉献给,扼腕叹息顾犬补牢边民。

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

菲律宾回忆

  木村荣一郎是飞行第1战队的一员,他经历了这支疾风部队从菲律宾败退到日本本土的全部过程,并最后幸存至战争结束4年,日本《航空爱好者》杂志对木村荣一郎进行了一次采访,以下为采访的全文。

乘疾风起飞克拉克

  记者:木村君是什么时候加入飞行第1战队的?

  木村:昭和18年(1942年)。碰巧当时第1战队正在支援瓜达尔卡纳尔岛的撤退行动,我们前往战场也无济于事,就去了佳木斯(满洲北部)留守部队。佳木斯接近苏联国境边界,记得当时正下雪,应该是昭和18年(1942年)的年底,11月左右吧。

  记者:装备的战斗机是隼I型吗?

  木村:是隼I型。那之后不久,在柏市(位于本州岛千叶县)基地集结组成II型,编成帝都防空战队。当时,战队里还有几架97式战斗机,不久就换装成4式战斗机(疾风)。。。。。。

  记者:那是在明野。。。。。。?

  木村:不是的。我们部队派遣了井上中尉(55期)和伊藤军曹(少飞6期)到立川技术研究所参加换装训练。在那之后他们两人成为教官,对部队展开改装训练。在立川,从我们部队选拔了两名、从其他的部队也选拔了几名接受改装训练,当时的主任教官是黑江(保彦)君。改装训练期间,他们学习了理论学科,实际的技能学习时间总共大约1个月。

用于训练的Ki-84,机翼下的设备为机炮弹壳收集器
用于训练的Ki-84,机翼下的设备为机炮弹壳收集器

  记者:从隼换装为疾风,您有什么不同感受?

  木村:我至今还留有印象的是它的舵很重。当时是叫做“操舵反动(操纵方向舵的反作用力)”吧,就是现在所说的操纵灵活性。因为飞机速度变快了,所以就那一点点反作用力都会让你感觉到舵很重。除了感到重以外,倒不至于会造成活动能力下降,只是听那些老飞行员空中作战后,回来说肩膀酸痛什么的,一个个都做按摩去了。

  记者:疾风的武器装备也变强了吧。

  木村:武器装备也变强了,格斗战要领也相应发生了些许变化。“隼”要求的是飞行员的个人技能、具备精湛技艺的空中战斗,进化成4式战这样的高速机后,对射击精度要求很高,稍有点滑动都会相差甚远。于是,像隼那样边打转边射击的方式就很少了,就转变成所谓的复杂编队战术的形式,必须以2架飞机为一组。。。。。。我想,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日军的空中作战方式逐步向集团作战方向转变的吧。

  记者:改装成疾风机型后就前往菲律宾了吗?

  木村:不久就从柏市基地开往(九州岛)前线了,也就是所谓的九州防空作战。八幡钢铁厂被B-29空袭的时候,我们也上阵了,但没有遭遇到敌机。后来,莱特湾海战就真的要打响了,我们曾一度从前线撤回柏市基地。然后去了上海,呆了一个星期左右,又从上海出发前往台湾,再从台湾到达(菲律宾)克拉克机场。

意外着陆无人岛

  记者:在前进的途中,好像有很多架飞机曾因发生故障损失的情况吧。

  木村:没有,只有1架。在冲绳前面的伊江岛附近,有一架飞机因为发动机故障,意外坠落在海中,飞行员当场殉职。之所以在台湾的行动有些迟缓,是因为我们还在内陆的时候正是晚秋时节,在那里把发动机调校到适应当时气温的工作状态。但去到台湾之后,工作环境突然转变成了夏天炎热的温度,发动机一下子无法适应。同行的地勤人员用运输机先行送往台湾,我没有跟着一起去,所以修理调节整个大队的飞机花了两至三天的时间。这是每个飞行员的必修功课。然后,我们就去了菲律宾,最初抵达的不是克拉克机场,而是西海岸的圣马塞利诺机场。接着,立刻发起了莱特攻击。这场战役是海陆军联合作战,规模相当庞大。

107.png 日军机场的常见一幕,用卡车装载的电池启动疾风发动机
107.png 日军机场的常见一幕,用卡车装载的电池启动疾风发动机

  记者:莱特总攻击是在10月24日吧。

  木村:是的。1战队提前一天就从克拉克飞抵利巴机场。莱特湾攻击的这天,战队的任务就是提供空中掩护。黎明时,我们从利巴机场起飞,那时天还一片漆黑。然后,我们飞到了奥尔莫克附近。刚刚提到过参加疾风换装训练的井上军曹,他是第二分队的队长,我当时是战队长的僚机。突然,井上君的飞机发动机出现故障,只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天空扬起白烟,飞机从编队中掉落下来。我想高度大概是8000米吧,就只有他那架飞机坠落了,谁也没有跟着飞下去。

  当时,离战场已经很近了,万一被敌军发现,井上君会很危险,所以我就跟着飞下去了。他那架飞机一直朝宿务岛方向坠下,最后落到离海岸不远的地方,马上就有两到三个当地土著飞奔过去。我观察了一下子,发现他并没有从飞机里出来,我想应该是已经殉职了吧。从那么高的上空掉下来,这也难怪。当时我想,单机前往战场会有危险,于是就朝利巴方向飞去。

  原本在那天起飞升空前,我们曾接到命令说“莱特攻击结束后,在战斗中分散的话就到内格罗斯岛集合。将内格罗斯岛作为下一站的基地,从那里再次向莱特发起进攻。”所以,我本来想先降落内格罗斯岛。但是,那个时候敌军的舰载机不断的从莱特方向飞往宿务岛――之后我才知道,井上君坠机后宿务岛遭受了大空袭。于是,我避开舰载机前行的方向,朝利巴飞去,但那时我的飞机发动机也出现了故障。我不太清楚故障原因出在哪里,只是知道有油渗入到引擎罩里面。渐渐地,油压开始下降。那时,虽然已经离利巴很近了,但我发现马林杜克岛的附近好像有个很小的无人岛,于是我就迫降到那个小岛上。

  记者:降落到小岛的海岸上吗?

  木村:不是的。当地的菲律宾人从马林杜克岛划船过来耕地。在岛的中央,丛林之中有块像是旱地一样的区域。我想那里刚刚好,于是降落到那里了。之后的处境还是很艰难的。战斗前,我储备了一些用于意外迫降时吃的粮食,就是靠吃这个和野生的椰子果勉强度过了一星期左右。日军攻击莱特岛、返回克拉克机场的飞机也会经过这里。每次(有飞机路过),我都跑到狭窄的海滩上,死命地挥动围巾。但是,就算对方发现了我,也是无能为力的。就这样,又过了一个星期左右。这天,有个农民划着独木舟驶了过来。我想这一定是游击队,于是躲藏起来,拿起手枪瞄准他。对方看到这个大家伙降落在旱地的中央,于是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。我说了声“站住”,然后用手枪对着他,对方吓了一跳。但是,语言完全不通。我送上在上海的时候攒的烟草,给他画了个地图,让他带我到塔亚巴斯湾的对岸。好不容易到了船上,我观察了一下,觉得白天会有美国飞机飞过,这很危险,于是,我决定晚上带着他上路。到了晚上,花了很大功夫才坐到船上。

最新评论

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,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、航空史、战史、航空趣闻、飞行器细品图片、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。

投稿信箱:
arm007@vip.sina.com
afwing@gmail.com

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
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 广东快乐10分现场开奖 河南快3走势 银彩娱乐是正规的吗 韩国快乐8哪个平台有
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王中王铁算盘四肖中特 北京赛车系统
云南11选5任二遗漏 掌中宝一尾中特平 广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金福彩票手机版 刮刮乐技巧
21点梭哈 浙江20选5 第17216期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平台 时时彩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结果